深度聚焦
留学行业观察

留学行业只有一种理想主义,认清行业的本质后依然热爱这个行业

观察君在去年6月份的时候曾写过一篇文章,拓思留学散伙 原创始人二次创业获腾讯高管投资,文中毫不吝啬的对Brian新项目给予好评,事后也收到了观察君运营微信号以来最引以为傲的评价,下图:

留学行业只有一种理想主义

留学行业只有一种理想主义

在此之后,观察君每次的微信运营培训都会炫耀这张图片,并且是回放三次的那种,尽管我对评价人并不认识,但这并不重要。然而,事情还不到一年,剧情就发生反转,有朋友告诉我:棒呆又做留学业务了。

啪啪啪,打脸的节奏。

棒呆的初心

棒呆的最初定位是一个很理想化的产品,这也跟Brian解散拓思的原因有关,在做了两次试水之后,棒呆便定位围绕素质教育,整合海内外优质的资源,做一个高质量的活动平台、降低信息不对等,免费对学生及家长开放,甚至是国内留学机构、升学顾问开放。作为平台本身,棒呆不考虑从学生端盈利,使用它的顾问甚至可以自己赚取活动规划费用。棒呆唯一要做的就是把全球的高校优质活动收集、审核并推送给学生。

棒呆成立之初,赚足了眼球,让很多业内人士眼前一亮(其中也包括观察君),同时也吸引了很多资本大佬,腾讯集团的两位高管的投资加持,阿里的技术大牛加盟,都让这个新产品无限荣光。

同类的产品中还有深圳华英旗下的新足迹,去年也同样吸引力资本市场的青睐,在天使客发起250万元的股权融资,获得了腾讯副总裁丁珂的领投,上线后共获650万元认投。

有“洁癖”的服务意识

早在拓思时期,外界对其了解就是以名校申请闻名,而这中间最倚重的是高品质的服务,虽说对完美的定义各有不同,但在整个留学行业拓思无疑已经是佼佼者。就是这种对服务的“洁癖”心态,导致棒呆在上线之初,在很长一段时间才筛选了少数比较靠谱的顾问合作,其中大部分还是原来拓思的老同事。这中间的纠结和痛苦观察君是感同身受的:去年这个时候,观察君也携近十万留学生粉丝,寻觅靠谱的培训老师合作,然而奔波两月有余,仅仅有个别老师才称得上是靠谱且负责的可合作老师,项目最终不了了之。

有了顾问和相对靠谱的服务,也未必有家长买单。在家长的概念里,平台就是“淘宝”,找到顾问后,平台的价值就不存在了,并且后期的服务好坏无法把控,而对于非常在乎服务品质的棒呆而言,自然是不能接受的,平台如果没有粘性,和那些昙花一现的工具有什么区别?在这种情况下,互联网思维提倡的“轻服务”概念显然不适用。

家长的需求在哪里

棒呆在后来的运营过程中始终面临一个问题:家长总体都是以结果为导向的,无论他们说的多漂亮。观察君曾就这个问题和Brian探讨,他觉得中国的家长更多只是在某些特定时间节点焦虑,比如小升初要选校了,家长会焦虑;要高考了,当地高校减少录取名额了,家长会焦虑,最近某地家长游行就是例子。很少有家长愿意单独为孩子规划单一活动买单,因为在素质教育和录取结果之间,家长需要看到直接和连续性的连接,也大多怕麻烦不希望自己花很多时间去调研,而希望得到一站式的解决方案,所以“规划概念”更容易被接受,这项服务很大程度上是给家长买安心和省心;对于棒呆而言,用申请顾问来做单独的活动规划,市场和人力成本都很高。

于是棒呆开始尝试调整,先是恢复了自身最强的留学申请和规划服务,这方面依然延续了在拓思时期的高端路线,当然服务也比之前更加全面;随后尝试和语言培训机构进行合作,但因为合作模式非常松散,这对于有“服务洁癖”的棒呆而言,又显然不是最佳方式。

棒呆在一步步的试错中,调整自己的方向。

不忘初心

作为二次创业,并贴着“互联网”标签的棒呆,就算重归留学服务范畴,自然在服务方式上有别与传统机构,甚至与之前的拓思也有所不同。在Brian的概念里,就算是互联网公司也不能轻视服务,现在很多互联网留学的创业项目都过于强调互联网的元素,而成为其“轻服务”的借口。事实上,新型互联网留学公司应该更加重视服务,只是服务的姿势有别于以前,给客户带来的是全新体验。比如近年来的创业项目留学独立说,也开始从工具转型做背景提升服务,推出了大牛offer。棒呆不仅自身提供在线课程、一对一规划和申请,还在很多机构通过微信开展免费公开课的时候,已经跑通了付费在线课程和微课的模式,通过互联网工具实现棒呆的第一步战略:国际化教育。

当然,棒呆也基于自身优势,比如Brian在高中生家长中的影响力,给自己定位服务人群主要是初高中有国际化教育计划的学生,从语言到活动,再到申请的完整服务产业链且慢慢衔接低龄学生,观察君称之为“低龄化”。这种聚焦方式也是观察君一直提倡的,目前的留学和语培行业,不可能再出现第二个大而全的新东方,只可能是在细分领域独树一帜的高精专机构,而棒呆结合低龄的高端策略显然不是冲动的决定。

而“棒呆”APP本身还是和家长学生互动的平台,棒呆的团队一直致力于在提升用户的粘性,例如往届名校学生的视频分享、问答、打赏、好书推荐、留学重要节点的贴身提醒等等,不断的创造高质量的价值输出,来吸引更多家长参与进来,还可以通过APP选课、上课,加上每月微课,这些都是“互联网化”。对于价值输出这个说法留学圈还没有明确的概念,稍后观察君会在留学行业营销的文章中具体分享。棒呆本身非常受益于价值输出,其留学业务回归后的客户,基本没有任何市场费用。并且,在留学行业靠价值输出获得红利的机构,还不止棒呆一家。

关于棒呆的思考

虽然观察君说被棒呆重回申请是“打脸”,但实际上我是认可的,并且自己亲历那种体会,对这种初衷会理解的更深刻些。有童鞋可能说这篇是棒呆的软文,事实上,观察君只写我感兴趣,并且思考过的内容,玻璃心就不要在评论区晒智商了。

对于未来,棒呆可能是一家留学机构,同时也是一个服务体验不一样的留学社区,抑或是国际教育平台。

对于棒呆,还可能有另外一种归宿,就是被收购。如明杰之与启德。当然不仅仅是团队,毕竟棒呆还有已经成熟的互联网运营模式和产品。

留学行业的互联网化远远晚于其他行业,现在来看大多数APP都已经处于衰退期的时候,留学行业才开始发力移动端,推出了自己的APP,但很多机构的移动端也仅仅是网站的移动化而已,距服务移动化的“指尖上的留学”还相差甚远。

当然棒呆只是目前“互联网留学”产品中的一个,还有很多观察君没有看到的项目,值得欣喜的是,越来越多的新项目开始意识到服务的重要性了,改变才刚刚开始。

写棒呆的目的在于对留学产品互联网化的思考,还在于同样作为一个留学行业的理想主义者,在认清行业的本质之后,依然保持对其的热爱。

近期预告:至于轻服务的平台类项目,无非就是赚个渠道钱,并不会对服务负责,下期和大家聊聊:我为什么不看好留学平台。

留学行业只有一种理想主义

留学行业只有一种理想主义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留学行业观察 » 留学行业只有一种理想主义,认清行业的本质后依然热爱这个行业

评论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 

留学行业观察,有深度,更有态度

合作洽谈高端人才

爱打赏的同学运气都不差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